您的位置:

首页> 生活都市> 社会人

社会人


我是一个热衷于社会话题的关注者,并且对于这些有着病态似的喜欢,我笔下的人物形象单薄是因爲个人笔力有限,却依然不妨碍我喜欢写这类的题材,我总觉得这些才是我最擅长的,也是我愿意去干的一件事。我讨厌听别人说这是我应该做的,世上没有应该不应该只有值得不值得,愿意不愿意。

在断断续续写了几篇社会热点的作文后,我扪心自问能改变现有社会环境吗?坦白地说,我不能!面对那麽多无法改变的事实,我真的无能爲力。很多时候,我觉得自己在做一些无用功。但我必须去做,不做就无法满足我那责任感,嘿,托大了点,那就说爲了虚无缥缈的虚荣心吧。我总觉得自己是在扮演上帝这个角色,不,应该是无所不知的神。事后神仙,是人人都爱做的。

那麽,今天,你装了麽,没有,那就点进来装一波吧,让我来一大波回忆杀!!!!!!!!!!

裏面有我写吐槽某个评论者的作文,也有吐槽某些作者关于白嫖的看法,当然怎麽少得了一些自以爲中立的关于白嫖论点呢。

说实话,我看那些评论总觉得怪怪的,知道人的差异很大,但想不到差异竟是那样大,譬如我直接说你脑子不好使,你却拿我瘸脚说事,又或者我从来不吐槽别人作文文笔差之类的,我只说不成名的作者一般不看。当然还有一些成名的作者,他们的作文也不合我口味,但偏偏就成名了,自有他们的道理,以前在留园曾说过《陈皮皮的斗争》这道菜很一般,仅仅不合我口感而已。

那麽,我试过那道菜后,然后觉得一般,说出来难道有错?何况我根本不是说他那道菜不好吃,只是说他的菜爲没人欣赏而感到可笑,进而绑架阅读者才是我受不了的地方。

难不成有人第一天打开门做生意,就想要回头客,要好评率。又不是没有,免费咯且要好声好气尽量挽留客人。打开门店口碑自然有人愿意爲你买单爲店家做宣传,你店小思想又狭隘,我说朋友大家都是成年人了,能不能别这样啊,看着难爲情啊。

对于某人在《爲了穿越而穿越》留下的评论,甚觉可笑。我只想说一些人的某些想法很有问题,在我看来!

说话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上,所以我懒得回複,可我还是写出《键盘侠》一文,前面部分有些虚构,也符合键盘侠的特征,后面纯粹是爲了通过审核,不然别人又说了没黄,吐槽这裏门槛低之类的话,我很感激sis的规定,况且我的作文不只是让你看黄而已,是让你们即便到了这裏,你还是现实中的一个人,干嘛要躲避呢。你可以不看,我也无所谓,反正这裏色文多的是,总有一道菜适合你!

请记住,在我作文底下,甯愿无脑喷也不欢迎无脑诡辩。因爲无脑喷,让大家看了笑话,也算功德一件。立此爲贴,永不删贴,除非不符合这裏的规定外!
***********
第一篇:捡尸



夏日炎炎,不少年轻女孩喜欢去酒吧、KTV尽情放松。她们穿着清凉的衣服,露脐装加低腰裤,是夏天完美的搭配,在中国各大城市裏,总有一些年轻人喜欢灯红酒绿的生活,她们在霓虹灯乱闪的逼鸷的环境裏,彻底放飞自我。但在荷尔蒙释放的背后,很容易让人失去戒心。

赵雯就是都市裏一个普通的女孩,而且她天性喜欢热闹,喜欢被人围观,期待成爲别人眼裏的焦点是她最热衷的事。随着夜幕降临,刚下班的她也跟城市裏的其他女孩一样,约好几个玩伴一起前去释放内心的压抑,殊不知危险也悄然而至。

每天夜裏,酒吧门口都有一群恶心的男人,他们蹲守街头,专门寻找醉倒在路边的落单女孩,然后把她们带走,发生性关系。

由于女孩们烂醉如泥,看上去就像一具尸体,任人摆弄。所以这种行爲也被称爲“捡尸”。

这种情况赵雯她们不是没有听说过,但从来没有降落自己身上,慢慢就淡忘了。她们来这裏玩了几个小时,跳舞累了就喝酒猜拳,随着酒吧高潮叠起过后,各人带着自己的心仪对象离开,留赵雯一个人在那裏。

尽管在离去之前,她的好朋友孙洁有点不放心她一个人在这,但耐不住赵雯的劝阻,“我没事,你们尽情去玩吧。嘿嘿,孙姐今晚可要玩的尽兴哦。”

在孙洁她们离开后,赵雯内心很寂寞,在这座城市打拼几年,她没有遇上自己的骑白马的唐僧,想要一夜情又怕得艾滋病。这样想来想去,她觉得自己应该找个男朋友,但又怕找了男朋友后更生气。

愈想愈烦,赵雯又拿起旁边的酒瓶仰头就灌。没一会儿,赵雯便躺在吧台上睡熟了,长长的眼睫毛像拉拢的窗帘一样,关闭了她的世界。她的头扭向一旁,枕在自己双手上,胸脯均匀地起伏着,呼吸更是平稳,像极了一个单纯涉世未深的女孩。

这一睡又是快到了酒吧关门的时候,酒吧老闆叫醒了她,问她附近有没有朋友还能不能走出去,赵雯说自己没事。她跌跌倒到的走在酒吧门口。

李文是衆多捡尸文化爱好者之一,每天晚上他在酒吧门口守候几个小时,终于等来了今晚的猎物,那时的赵雯只影行单,走路不稳,见有酒气,眼看着就要倒了下去,李文立马上去撑扶。

赵雯虽然没有醉得不省人事,但她也明白眼前的这位男子她不认识,于是她用自己仅有的清醒推他,“你谁啊?滚开啦,我不认识你。”

“宝贝儿,是我啊李文。”李文浅笑安然回答道,进而动手非礼。

赵雯又想把他推开,可自己已被李文紧紧抱着不能动弹。

就这样搂着赵雯往马路边走去,李文一面搂着挣扎赵雯走,一面又要对赵雯嘘寒问暖说送她回家。

赵雯拒绝几次不得,李文竟软硬兼施,硬是把赵雯拉上了出租车。关门时还故意说给司机听“乖,宝贝儿,不是一回两回了你不烦我也烦,每次都这样。”随后他给了司机一个无奈的笑容。



有律师认爲,捡尸是一种违法行爲,涉嫌强奸罪。尽管如此,还是有很多心怀不轨的男人铤而走险。在他们眼裏,捡尸有着不可预知的征服快感,非常刺激。那麽,醉酒女孩被捡尸到底有多容易?各位狼友可以去试试,被捉到坐牢时千万别怪我。



赵雯迷糊糊被李文带回到一个简陋的住宿裏,这裏怎麽写好呢,各位有没有看过强奸题材的视频又或者在91上看过将喝得烂醉如泥的女人拿来肏。

想象不到那我根据回忆很久以前看过那些视频写点东西吧,不然有人说,裤子都脱了,给我看这个,那种心情我能理解。

那时的赵雯被李文放倒在床上,顺便脱了她的鞋子,李文一拥而上压在赵雯的身上,趁着赵雯在没知觉不清醒的情况下,李文将自己的双手按在赵雯的胸脯上不停地揉搓,乳房在李文的手掌裏也不停的变换各种形状。

遭了,喝醉的女人被人摸自身有没有感觉,本人没有试过。那我意淫一下吧。赵雯感觉自己的胸口有点痛,像是有人在给她施压,禁不住咳嗽了几声。

李文以爲赵雯醒了,手不自觉地停留了一阵,后来发现赵雯扭伤头到一边,身体又放松了。
他用手扶住赵雯的脸庞,正面对着自己。赵雯的五官端正,鼻子高挺,细薄的嘴唇因涂了口红更添了女性的魅力。

李文的嘴唇发干,他凑上前吻了赵雯,用舌头撬开她的唇瓣,赵雯发出呜呜的声音,吻了几秒后,李文觉得亲对方的牙齿感觉不是很舒服,于是用手捏着赵雯的下颚,使了点劲儿,赵雯痛得哼了一下,张开了嘴。

趁此机会,李文终于有机会将自己的舌头伸进对方的嘴裏,肆意妄爲在裏面乱钻。由于赵雯的醉得不醒人事,胡乱啃了一阵子,李文觉得很没意思,如同自己在亲一个死人一样。

可能写错了,捡尸者应该不在乎这些吧,他们只想体验睡不同的女人,而且对方毫无反应。当然有些醉意未深的女人让他们更有强奸的快感。以上都是猜的,但我知道强奸是一个很残忍的过程。

李文起了身看着自己将赵雯身上的衣服弄得淩乱不堪,脑子突然闪过一丝念头,他飞快地褪下自己的裤子内裤,手捏自己的阴茎又爬上床来,在赵雯的头上空停留一阵后,李文将自己的阳具拍打在赵雯的脸上,先是脸蛋,唇上,后又往赵雯的鼻孔裏钻,李文想想都觉得兴奋,他在幻想着,假想自己是一个上场杀敌,驰骋天下的将军凯旋归来。

他一手摩挲自己的阳具,一手捏着赵雯的下颚,使得她张开自己的嘴巴,然后将自己那根黑黝黝带有腥味的东西塞进赵雯的嘴裏,他终于哼出了满意的娇喘。

当初李文跪坐在赵雯的胸脯上,她那两团柔软的山峰在支撑李文的屁股,开始赵雯有些不舒服,有了反抗的意识。都一一被李文压了下去。直到他满意地将自己的精华射进赵雯的嘴裏,有些黏糊糊的液体从嘴角出溢出,李文才慢吞吞拉出自己的老二。



李文这个人,是一个无业游民,平时喜欢在网上撒大网加群,本想着加几个单身群,相亲群什麽的,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,某个群的群友将他拉入一个捡尸群。在那裏,群友们一起讨论捡尸文化,这让李文觉得,世界之大,无奇不有。

一直以来,他的生活圈子从没有见过这样的事,他的三观受到极大的震撼,在一段时间后,李文释然了,原来生活不只是表面上看似平静,实则暗涌不断。有些人不仅是禽兽,还是故意放大内心的邪恶。譬如那些处心积虑的禽兽怎麽在酒吧捡尸。

群裏有个大神恬不知耻,将自己在南甯“捡尸门”事件曝光。事情回到2016年7月,广西一名年轻女子喝醉酒,被捡尸者扒光衣服性侵,并拍下裸照。照片中女子不省人事,裙子被扒下露出胸部。

大神还把这些大尺度照片发到群裏,被疯狂转发,轰动全网。这下子,他真的出名了,也成了真正的大神。

这让李文羡慕不已,爲此,他频繁在群裏活跃,期待能遇大神搭上话,讨教经验。

皇天不负有心人,终于在某一天,一个大神现身了,群友欢呼雀跃,他自称捡尸超过50人。

群裏更是炸开了锅,连一些潜水者也出来,纷纷要求讨经验,大神一点也不含蓄,果真是大公无私的神人,乐善好施地将自己的多年的经验公布于群。

他说每一次会把女孩灌得七分醉,就试探性搂腰,如果没有强烈反抗,表明基本上可以带走。他还总结说,捡尸分爲“捡全尸”和“捡半尸”:全尸是指女孩已经醉到不省人事,几乎没有知觉和意识。半尸则是女生喝醉行动不便,但还是有知觉。

一般情况下,他更喜欢半尸,因爲全尸有酒臭味,甚至会呕吐。半尸会有知觉,有生理反应,让他觉得很过瘾。

这对于一个从没有交过女朋友的李文来说,简直就是一个福音啊。刚开始的时候,他与几个老手埋伏在酒吧守候,可每一次都让那样老手抢了去。这让他心有不甘。

就这样埋伏了几次,他学了不少理论上的东西,但实践经验爲零。

赵雯显然是他第一个捡尸“女友”。自从睡了赵雯后的两个星期。他发现在酒吧外面捡尸机会越来越少,因爲有很多高质素的女人早就被裏面的饿狼霸住了,剩下的能一个出来的,不是丑就同伴很多。他有点幸运前几个星期捡尸女友

第二篇:键盘侠

现实中,我忍气吞声,不敢侮辱别人,低声下气。网络上,我重拳出击,辱骂网友,意气风发!天不生我键盘侠,喷道万古如长夜。键盘拿来!

我是个键盘侠,至于网上的id是甚名谁我就不告诉你们了。说来我也算是论坛老人了,在2014年注册情色论坛至今,已有五年曆史。尽管以前在网上写了几篇作文,但反应都不好,把我气得丫丫跳,那时我就认定网友眼光有问题,要去看眼科了,当时我真的气得想骂娘。

我辛辛苦苦写作文拿出来发表,你们这些吃白食的家伙居然看完不评论,还有良心啊。我常跟大家说,001是我偶像,就是他强迫阅读者要评论,不然他就无法写下去了,话说得冠冕堂皇说是爲了论坛有良性发展,不能让原创作者寒心。

直到今年八月下旬,我偶像001回归论坛,发表了一番我想说而说不出的话被他轻松的说了出来,居然被一个莫名的小人来砸场子,他该不会是想出名想疯了吧。卧槽!

他爲什麽要诋毁我偶像,我忍不住站出来喷了他几句。那个吐槽我偶像的人,也是在sis的,他的id是张子吴。我恨死他了。

不瞒你们说,我这个人嘛,平时挺爱装蒜的,僞善是我的本质,不过看他吐槽也挺有自知之明,这点上,我比不上他,也如实承认了他这个优点,起码他能将自己的坦诚说出来,换做自己肯定做不到,不过一码归一码,不能含糊。

当时我看完他的吐槽作文后写了几句话给他,“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发文diss另一类型文章同时还顺带在文章前diss其他作者的……本想吐槽两句,不过阁下明明也很清楚自己的行爲是“无聊且可笑”,所以还是不过多言语了。”

后来看着还是不解气,想到键盘在手,天下我有,意气风发的我忍不住手指一直敲打键盘啪啪地响,说他的作文是流水账日记,看他写的穿越文写得那麽不严谨真是笑落大牙,还学人家写穿越文,真是不知天高地厚。

但骂归骂,我还是有自己原则的,秉着骂人要熟知对方的套路,我不得不咬着头皮,忍着恶心又看了一遍他的作文,到头来还是认爲流水账文,纯属浪费时间。虽然他在文中写道,说穿越娱乐文逗大家笑他能接受,但我看来,他自己写的一点也不严谨更不好笑,分明就是一篇吐槽穿越的娱乐文嘛。

卧槽!他自己一点本事都没,文笔流水账似的也好意思吐槽别人作者,真是没有自知之明的小人一枚想出名想疯了。

就这样过了两天,我又登上了sis。麻蛋,还没见他回複我,他怎麽不理我啊,我费尽心思在他底下吐槽,就是爲了引起他注意,让他恶心啊。

真讨厌,居然不理人,算了,我不再理他了,真是够贱的。

于是我又跑去我偶像那裏,坐等他更新文章,尽管偶像跪求读者二十条评论,改成十五条评论即可,我觉得偶像真不应该爲了那个鸟人而妥协,难不成偶像也看了那个混蛋的吐槽,我去。

真是气死我了,我便又跑去看了那个鸟人的作文以及我吐槽他的话。

这次看完以后,我已经羞愤得脸红了,虽然很不愿承认,但身体很诚实地将我出卖了,认真看了他吐槽的话语,脸红得夹耳根、连脖子、经背脊红下去直到脚跟。

紧盯着手机的我,完全不知所措,可是评论已经发出去有两天了,脸是丢大了,经过几秒的思索,我打定注意,不能认错,一旦认错,我还怎麽在论坛上混,大家都是熟面孔,我必须要昂首挺胸,踏着六亲不认的步伐,雄赳赳,气昂昂地走在论坛门口。

刚一踏进入门口,我便看到了那个我不想看到的人,他就是张子吴,人长得贼眉鼠眼,猥琐好色。我见他跟一个男人有说有笑地向我这边走来,立马想到自己不能在气势上输给他,于是我将头擡得高高的,大吸一口气屏住,双手握拳大摇大摆地走了过去,与他插肩而过。

卧槽,他居然不认识我。他的眼神由此至终根本没有看向我,我受不了,立马从论坛跑去红灯区,我要找小姐发洩。

红灯区的女人,说话温柔好听,说不準亲嘴就不準,但她们的服务很好,只要钱到位,有很多种方式发洩。之所以我每次心情不好就找妓女发洩,是因爲我女朋友经常背着我跟人偷情。

在网上,我可以喷人,战斗力强悍,在现实生活中,我性格弱懦,女朋友跟人有染时,我忍气吞声,只要不是亲眼看到,我都会原谅她,哪怕她骂我打我,我也会马上就舔她回来我身边。

如是几次,舔了她好几次,有一次她彻底惹毛了我,居然在家裏跟别的男人乱搞。

那时我上班回家,拿着钥匙刚想插进门孔,便听到一阵若有若无的呻吟声,我本着好奇的心态,用手轻微的开门又关上,挪着碎步朝有声音的地方走去。

我亲眼看到她被一个男人抱起来肏,那个男人我认识,就是她的上司。她的双手搂住他的脖子,而他的淫手又托着她肥大柔软的屁股,下面的兄弟硬翘翘插在她的洞穴裏,九浅一深的抽插。

我看着她兴奋地将它夹在裏面活动,气得要死。我沖进去与那个男人扭打在一起。那个贱女人居然还帮着他来拉扯我,叫我放开他,说别打了。

事后我被那个男人揍得脸青鼻肿,我跟她大吵了一次,叫她搬出去。过了一年,她一句话我就跪着舔回去了。当时她在电话裏头哭诉说她想我了。

于是我又让她搬回来住。都说狗是忘不了吃屎的,后来我又被她绿了,绿我的还是我的朋友小强。我又一次将她赶出去。

刚开始的时候,我还是会想她,都在一起三年了,有点舍不得。可是没办法,话已经说绝,没有后路了。后来跟着好朋友出去嫖了几次,发现竟然喜欢上这种感觉了。

当初是杨伟请来一衆朋好友,到夜总会庆祝了我的单身派对,他随便叫来一群小姐来爲我庆祝,不仅花光了我身上的积蓄,还透支了近3000元信用卡,合计花了8000多元人民币。

那晚的我喝得醉得一塌煳涂,全然不记得了自己糟蹋了几个小姐。

小姐姐看我拿出一塌钱出来扔在桌面上,眼光发亮,很自觉地将自己洁白光亮的身子呈现在我眼前。然后任由我双手抚摸她们的乳房,不一会儿,小姐姐身上的内裤也被我悄然褪去。我压迫着其中一个小姐的双乳,她也搂抱着我的背嵴。其他小姐有的在我背上吻,有点在舔我肛门。

紧接着我扶着自己的阳具捅开她的屄,慢慢地插进去,腰身开始起伏动作,在紧张刺激的进行着原始的欲望,仍然不忘看下自己的手机上的时间点,我在计算着自己的性能力。

刚开始的时候,我是参照日本男优裏的动作招式,心还谨记一些黄书裏说的什麽九浅一深,渐渐地,发现自己脑子不能与性爱动作同步,随即放弃,只能机械地抽插与推送。

五分锺不到,我就累倒趴在一个小姐的身上,小姐狂翻白眼的表情似乎在诉说面前男人的没用,继而又将压在她身上的我推开,满满的厌恶感,恨不能将沾染身上的土味拍掉弄乾净,毫不掩饰嘴角的鄙夷之。

都说人倒霉连妓女也看不上,那一刻,我愤怒不已,用手抓着其中一个妓女的头发用力拉扯,痛得跪地求饶嗷嗷叫,我狠狠道,“你们算什麽东西,出来卖的还敢瞧不起人,我操!”

就这样,我开始了放纵自己的生活,大概嫖了一年多。在一个晚上,她从我朋友那要我的号码,给我打电话,当时我正在肏小姐,故意让小姐对着电话叫了几声。

从此以后我跟她没再联系了。现在回想在一起3年。她居然绿了我5次,花了六万。我现在嫖娼4年才花了三万多。真是亏死了。

最热图片   收藏网址www.gk41.com

最热小说   收藏网址www.sw04.com